咨询电话:13359207812

— 产品中心 —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全国免费客服电话 13359207812
奥创矿山装备有限公司

邮箱:1005214055@qq.com

手机:13359207812

电话:13359207812

地址:陕西省咸阳市彬县朱家湾村渭北工业园区

您的位置: 首页 > 产品中心

产品中心

股价一月狂翻四倍高管精准套现10亿!上能电气:一场纯粹的炒作

  原标题:股价一月狂翻四倍,高管精准套现10亿!上能电气:一场纯粹的炒作背后,哪些机构在公器私用,

来源:u赢电竞官网首页 作者:U赢电竞APP下载 2022-09-25 11:08:04

股价一月狂翻四倍高管精准套现10亿!上能电气:一场纯粹的炒作

  原标题:股价一月狂翻四倍,高管精准套现10亿!上能电气:一场纯粹的炒作背后,哪些机构在公器私用,成人之美?

  这期间,上能电气的市值从上市时的不足23亿元,升至目前的120亿元(参考2022年6月29日收盘价),刚好5倍涨幅。与我大A股那些动不动就十几倍、几十倍涨幅的妖股相比,这似乎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

  往前追溯个小半年,来到2021年7月,上能电气的股价曾出现一涨,从19元(前复权价格)启动,一路飙升至102.6元(前复权价格),区间最大涨幅超420%,最高市值一度触及230亿元,一时风光无两。

  风云君回过头看,发现其股价大涨的背后,竟有着诸多不为人知的巧合之处,毫不夸张的说:这绝对是一场预谋已久的大戏!

  2021年6月中旬开始,上能电气的股价开始缓慢上涨,股东人数降至9341户,处于相对较低水平。

  但随后不久,也就是2021年7月9日,其股东人数小幅增加至1.4万户。而当股价开启直线上涨前,股东户数再次下降近10%,并在2021年7月20日缩减至1.29万户。

  诡异的是,上能电气并没有出现在当日的交易异动龙虎榜上,因此也就无法获知到底是谁主导了首板涨停。

  随着股价上涨,上能电气的股东户数继续逐步增加。到2021年8月10日,其股价见顶,股东户数也增至2.8万户,比7月9日大涨前整整多了一倍。

  果然,上能电气也随后在2021年10月先后收获了两个20CM涨停。而股东户数也在同年10月29日增至3.4万户,创下2021年的最高纪录。

  从公开市场信息看,公募基金、券商自营、资管计划、社保基金、QFII等等,统统没有参与上能电气的这轮股价暴涨。

  哦哦哦,对,也不能说完全没有:创金合信创业板精选(009513.OF)在2021年二季度末持有360股。

  不得不承认,这确实戳中了风云君的知识盲区。风云君至今也没搞明白,这360股是怎么来的?打新中签卖了一部分,剩下的?

  上能电气的龙虎榜上榜交易席位,交易金额排名靠前的大都活跃度很低,有些出货席位甚至在整个2021年只出现过几次。

  不死心的风云君,凭借着百乐门代客泊车风雨无阻、雷打不动锻炼的毅力,终于在这有限的龙虎榜信息中,发现了几个特别活跃的交易席位,并循着这条线索扒出许多老铁们看完一定不后悔的猛料。

  华鑫证券上海分公司、国元证券上海虹桥路营业部、中金公司上海黄浦区湖滨路营业部、财通证券杭州上塘路营业部均出现2次,交易金额均在1亿元以上。

  再进一步来看,兴业常武中路活跃在上能电气股价上涨的整个过程,点火启动时、快速上涨时、以及暴涨收尾时。

  然而,市值风云吾股大数据监测显示,在2021年及之前年份,该席位的活跃度非常低,似乎就是专门为上能电气而来。

  与兴业常武中路关联密切的,是招商证券交易单元(353800)。吾股大数据监测发现,这是一个阶段性活跃的游资席位,所参与的个股通常区间涨幅比较大。

  特别是今年4月以来,该席位明显活跃起来,先后参与过中交地产(000736.SZ)、盘龙药业(002864.SZ)、豆神教育(300010.SZ)等个股。

  因为直接显示为“机构专用席位”,因此无法判断具体来自哪里。但从股价走势上看,它们极可能是假机构或是戴面具的知名游资。

  再结合前面的招商证券交易单元(353800)、和极为少见的兴业常武中路席位来看,主导上能电气这轮行情的玩家,肯定不希望轻易被人猜出是何方神圣——既要推动股价大幅上涨,同时还得保持神秘。

  值得注意的是,2021年10月25日,还出现了4个买卖金额不同的机构专用席位,买入1.48亿元,卖出6056万元。

  类似的事情,也发生在兴业证券席位上。兴业证券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分公司为卖一席位,只卖不买,成交额5545万元。

  2021年4月12日,上能电气有2625万股解禁,占当时总股本的35.80%,具体请查看《上能电气股份有限公司关于首次公开发行前已发行股份上市流通的提示性公告》(公告编号:2021--009)。

  但因为解禁的股票中有部分为高管持股,因此,根据相关规定,一个会计年度只能减持实际流通股的25%。

  然而,可能几位高管在甩卖股票套现、以改善生活的时候,高兴得太忘乎所以了,竟然不记得还有个天杀的25%限制,直接减出了格。

  这一天,上市公司发布董监高减持计划,段育鹤、陈敢峰等四人计划合计抛售不超过702万股,对应的减持比例为5.3%。

  第三日(交易日),也就是7月22日,上能电气股价在午后突然快速拉升涨停,随之开启一轮快速上涨。

  更巧合的是,明知道有董监高即将抛售股票套现、最高抛售股票将超过1160万股、占当时总股本的16%、对应当时市值至少6亿元的前提下,却仍有机构奋力拉涨。

  你们说,这到底是哪家机构天使大姐这么有爱心?这不是白给上市公司董监高抬轿子吗?这得多有钱,才能干出如此慷慨解囊、助人为乐、急公好义、乐善好施的事来?

  他们发布减持计划时,上能电气的股价才53元左右(除权后为26.5元左右)。直到股价开启一轮大涨,且涨到120元以上(除权后为68元)时,陈、李、赵三位老总才不慌不忙地抛售股票。

  按减持计划抛出当日收盘价计算,702万股对应的市值仅约3.7亿元。经历这一波大涨后,上面的11位股东成功从二级市场套走10亿+,身家暴涨。

  想必,他们得高兴的合不拢嘴了好几个月吧。要知道,2015-2021年这7年时间里,上市公司累计创造的净利润才4.2亿元啊。

  你们说,这得有多大的定力和信仰,能让几位高管稳住心态,面对股价连续多日20%的涨幅而不急不躁,并选择在最高位稳准狠减持?

  其前身为上能电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能有限),成立于2012年3月30日,核心技术人员全部出自艾默生网络能源有限公司(现更名为维谛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维谛技术),后者曾用名为深圳市华为电气技术有限公司。

  插句题外话,除了上能电气,A股目前至少还有10家公司的创始人或核心技术团队来自“华为—艾默生”系,比如:

  回到正题,上能电气的主营业务为电力电子变换技术,即运用电力电子变换技术为光伏发电、电化学储能接入电网以及电能质量治理提供解决方案。

  其主要产品包括光伏逆变器(PVInverter)、储能双向变流器(PCS)以及有源滤波器(APF)、低压无功补偿器(SVG)、智能电能质量矫正装置(SPC)等,同时也提供光伏发电系统和储能系统的集成业务。

  上能电气光伏逆变器的主要国内客户包括中核集团、华电集团、国电投集团、国家能源集团、华能集团、中国节能集团等国内发电集团,国际客户包括AVAADA、SOFTBANK(印度企业)、TATA(印度企业)等。

  2019年以来,上能电气对前五大客户的销售占比出现逐年下降趋势,2019-2021年分别为51%、45%、35%。见下表:

  从营业收入看,2015-2019年保持较快增长,但是2020-2021年增速明显放慢,不到9%。而从扣非净利润来看,2016-2019年保持增长,随后两年则是连续增收不增利。

  2021年,上能电气实现营业收入10.72亿元,同比增长了8.8%,实现扣非净利润4,828.36万元,同比下滑了14.80%。

  其中,光伏逆变器从2017年的31.5%降至2021年的23%,而储能双向变流器则更夸张,同期从62%降至32%。

  2022年6月20日,上市公司发行可转债,再次募资4.2亿元,其中1.2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2.5亿元用于年产5GW储能变流器及储能系统集成建设项目,5千万用于研发中心扩建项目。

  如此看来,上能电气的基本面并没有发生根本性改变。再联系上文,2021年7月的股价大幅上涨,事实再次印证了风云君的结论,这仅仅是二级市场的一次筹码博弈,一次纯粹的不能再纯粹的股价炒作而已。

  目前,A股上市公司中,与上能电气在光伏逆变器、储能逆变器上主要的竞争对手,包括阳光电源、科士达、锦浪科技、固德威、科华数据、盛弘股份等。

  2021年,上能电气的光伏逆变器的销售规模8.83亿元,与阳光电源、锦浪科技、固德威等相比,仅仅算是个弟弟。

  而从年均复合增长率看,锦浪科技排第一,固德威、阳光电源分列二、三位,上能电气2017-2021年的年均复合增速不到两位数。

  而真正优秀的公司,股价是一路上行,反映出业绩增速。比如,风云君在2020年初分享的关于阳光电源的独立研报。

  5家公司在光伏逆变器业务的毛利率都是下降的。2021年,上能电气与科士达的毛利率是最低的,阳光电源、固德威还保持在30%以上,锦浪科技降至25%。

  储能逆变器的业务大爆发主要是2021年,在此之前,国内在储能上的建设投入比较少,这也使得相关公司在该业务的销售规模普遍不高。

  A股上市公司中,阳光电源在该业务的销售规模最大,2021年超30亿元。其他公司的销售规模较小,所披露的信息也比较少。

  固德威、锦浪科技、上能电气储能逆变器的销售规模集中在2021年放量,三家公司基本都实现了2倍以上的增长。

  从上表4家公司储能逆变器业务收入来看,该业务应该是相关企业的又一增长点。而目前对企业而言,抢占市场份额或许更加重要。

  此外,5家公司的期间费用率,上能电气明显偏高,而销售净利率则低于锦浪科技和固德威,说明前者与同行业公司相比,在成本控制上不具备明显优势。限于篇幅,相关数据不再具体展开。

  预收款项(合同负债)是判断企业合同订单情况与议价优势的重要指标。正常情况下,该金额越高,说明合同订单越多,企业未来一个时期的业绩确定性越高。同时,收取下游客户一定比例的合同订金,说明企业在供应链中具有一定议价优势。

  2018-2021年,阳光电源的研发费用率只有4.8%左右,科士达、锦浪科技则是在5%、4.5%左右,上能电气则一直高于6%,2021年为8.5%。

  研发费用率可能是上能电气最大的优势了,不过考虑到其体量,这一优势基本被研发费用的绝对值削平。

  通常,一家正常经营的企业,其资产规模是不断增加的。而上能电气则刚好相反,这其中有什么情况吗?

  上能电气的流动资产主要包括货币资金、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存货,2022年一季度末占比大致为20%、35%、38%。

  注意,2022年一季度末,流动资产合计20.96亿元,较年初的22.71亿元少了1.75亿元。

  而这其中,大幅减少的是货币资金,较年初减少了近4亿元,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增加6000多万,存货增加近1亿元。

  比较2019-2022年经营性现金流发现,一季度经营性现金流净额均为流出状态。但2022年一季度明显增加;其中,主要的支出项“购买商品、接受劳务支付的现金”近6亿元。

  但一季报未披露存货分类,因此,无法获知上市公司是屯了原材料,还是生产了一大批库存商品。具体分类所计提的跌价准备不同,对当期利润影响也不同。

  此外,同期上市公司的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科目较年初减少了2亿元。综合来看,减少的货币资金一部分增加了存货,另外一部分还了部分负债。

  2019年以来,上能电气的收现比、净现比基本保持在1以上,说明其经营性现金流良好,而这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是经营性负债大于经营性资产。

  长期看风云君文章的老铁自然知道,经营性负债与经营性资产表达的是啥意思。直白地说,前者表示上市公司占供应商和客户的便宜,后者表示供应商和客户占上市公司的便宜。

  占别人便宜多,可以占用别人的资金来为自己经营活动服务,自身的资金压力就相对较小,现金流往往较好;反之则较差。

  从上表可清晰看出,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远远高于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说明上能电气占了供应商的大便宜。2021年以来,预收款项也高于预付款项,说明占了客户的便宜。

  经营性负债大幅高于经营性资产,是该公司经营性现金流较好的重要原因。当然,如果出现供应商挤兑的话,那就极容易导致经营危机。

  截至2022年一季度末,上市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为64%,较年初下降了4个百分点。其中,有息负债率在10%左右,具体为1.3亿元的短期借款和520万元的租赁负债,没有长期借款。

  一通分析完,风云君还是找不到上能电气在2021年7月间股价离奇暴涨的原因,至少2021年业绩没有发生明显改变。

  当然,行业高景气度阶段,上能电气赚点钱还是比较容易的,募投项目早日建成投产应该是眼下最紧迫的事情。

新闻资讯

XU赢电竞官网|首页-APP下载

截屏,微信识别二维码

微信号:yinnuokereijituan

(点击微信号复制,添加好友)

  打开微信

微信号已复制,请打开微信添加咨询详情!